博客文章

理解政府对加密货币的监管

September 05, 2017 | 12 Minute Read

鉴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和中国人民银行(PBoC)最近采取的行动,我们收到了许多有关监管的问题。本文将提供一些框架,来理解政府监管公共区块链的手段。 首先,我们将讨论通过审查历史网络,监管机构如何做到(或做不到)直接监管区块链网络;然后,我们将深入讨论法定货币——加密货币(fiat-crypto)交易环节以及去中心化交易所;最后,谈谈 SEC 最近关于初始代币发行(ICO)的指导意见。

纳普斯特(Napster):关闭中心化服务器

Napster 有一个简单的帮助用户分发音乐的网络拓扑结构:

当你在电脑上打开 Napster 应用时,它会扫描你电脑上的 mp3 文件,然后将这些歌曲的元数据(歌曲名称、歌手、长度、专辑等),而不是 mp3 文件本身,上传到 Napster 服务器上。当另一个用户在 Napster 上搜索一首歌时, Napster 服务器会搜索所有 Napster 用户上传的元数据。当用户点击“下载”时, Napster 服务器会连接请求下载的用户和收到该请求的真正托管该文件副本的用户。然后托管者把文件直接发送给请求者。 随着 Napster 的流行,美国唱片业协会(RIAA)游说联邦政府去限制它这种行为。在刑事处罚法律游说通过后,联邦特工要求 Napster 立即关闭其服务器。 在 Napster 消亡后,一些开发商意识到 Napster 是脆弱的,因为它有一个中心单点故障。因此,代替应用程序,他们设计了一个协议来实现元数据的分布式索引以及其他创新。这个协议被称为“种子协议(torrent protocol)”。 ### 种子(torrents):政府干预多年的失败 Torrents 是一项精细且复杂的技术。种子协议最突出的特性是多个服务器托管索引,而在旧模型中,Napster 中心服务器托管着这些索引。托管特定索引的服务器会与其他服务器共同保持更新。

在过去的几年里,已经有数百个服务商托管了 torrents 索引:PirateBay、Isohunt,、torrentz,、torrentbox 和其它服务商。有很多已经被关闭了,其中一些又开了。尽管个体用户托管起起落落,但 Torrents 仍占着全球互联网流量中惊人的 29% 比例(大多数的种子被用来下载有版权的电影和电视节目)。 大部分 torrents 流量的使用违反了版权法。世界各国政府都在奋力打击 torrents 托管者,并成功地关闭了很多家。然而,人们仍利用持续不衰的 torrents 技术来共享版权文件。 为什么 torrents 在 Napster 跌倒的地方“站起来”了呢? 因为它没有中心单点故障:底层的torrents 协议是开源的,数据在网络上的节点之间公开共享。互联网散布着数百万份源代码和索引数据的副本。虽然单个节点仍然是脆弱的,但整个网络却很强大。每次政府关闭单个节点,就会有更多的副本繁衍。关闭 torrents 就是一个猫和老鼠的游戏。监管者已与 torrents 斗争了数十年。 Torrents 不脆弱,它们适应了攻击。 ### 如同 torrents,区块链也是去中心化的 区块链与 torrents 有两个共同的特点,使得它们对审查制度具有很强的弹性: 数百万人拥有开放源代码和数据的副本。关闭单个节点不会对整个区块链网络造成损害(比特币与以太坊在全球都拥有成千上万个节点)。随着全球人民将越来越多的净资产从法定货币转移到加密资产,政府将失去税收收入。它们对此非常焦虑。一般来说,他们将采取三种行动:攻击网络、监管法定货币——加密货币的交易所以及尝试开发政府自己的加密网络。 ### 政府如何攻击区块链网络? 政府不能自行监管网络。各国政府根本不可能单方面改变点对点协议的结构。政府可能会声称“加密货币是非法的”,或者规定人们可以转发多少钱,发给谁,发送频率是多少(类似于现代银行监管)。坦白说,这些声明都是无法执行的。为执行这些规则,政府必须阻止人们在互联网上传播任意数据(即交易)。如果不能对整个互联网的大部分区域进行封锁,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如果政府做出这样的声明,人们将如何反应还有待观察。两种反应都能在历史的例子上找到:禁大麻和酒精(很多人无视政府)与在线扑克(大多数人都响应政府的号召)。 但是政府可以攻击网络来切断公众对网络的信任。如果攻击成功,政府可以阻止网络,但影响是短暂的。一般来说,政府有两种攻击网络的方法:发送垃圾交易与恶意攻击。 政府可以轻易生产无限的地址。然后高频在他们的地址之间转账,从而造成网络堵塞。这将产生一些费用,因为交易不是免费的。但是,如果政府想通过降低交易速度和提高交易成本来吓唬人们,他们可以利用网络垃圾交易轻松且相对便宜地做到这一点。如果人们觉得由于网络堵塞或交易成本太高而无法存取自己的钱,那么他们可能不愿意使用加密货币。 政府也可以直接攻击网络。对于比特币和莱特币等使用工作量证明共识算法的区块链,他们需要购买足够的算力来控制网络上超过 51% 的哈希算力。51% 攻击成功后,政府可以切断公众对区块链的信任。然而,今天要对比特币网络发起 51% 的攻击,需要购买价值数十亿美元的特定应用集成电路(ASICs)。对于国家级参与者来说,这是可以做到的,虽然由于所有比特币ASIC 的制造都是由中国的比特币矿商完成的,虽然这可能无法在公众不知情的情况下完成。 但从长远来看,该做法并没有什么用。诚然,大家会对这个特定的网络丧失信任,该网络的代币价格也会一落千丈。但这将是一场得不偿失的胜利。 如果比特币受到这样的攻击,许多用户可能会转移到另一个网络,例如莱特币或以太坊。在这种情况下,新韭菜可能会亏钱,而见过世面的老韭菜可能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富有。即使政府投入数十亿美元来完成这类攻击,他们也不会取得多大成就,因为信仰者会涌向其他网络。如果有的话,加密信仰者将对他们各自政府在区块链网络上智慧执行监管的能力失去信心,而这将推动人们不再使用法定货币,而趋向使用加密货币。 我们来看下质押证明(PoS)攻击。对于像以太坊这种正在转向 PoS 的网络,政府购买 51% 的以太。这样做会大幅推高代币的价格,大概是 5-20 倍。考虑到以太坊目前的网络价值约为 300 亿美元,这种攻击可能要花费 500 亿至 2500 亿美元。如果这样做,攻击者会在市场崩溃前让很多人暴富。精明的老韭菜会获利,政府与天真无邪的新韭菜则会亏损。 再次强调,即使大家对以太坊失去了所有的信任,也只需要复制以太坊的源代码,做一些更改,然后开启一个新的网络。这就是点对点网络工作原理的抵抗脆弱性。 总而言之,攻击这些网络没有很好的、可以产生持久影响的方法。政府当然可以在短期内引起市场恐慌,但他们没有能真正阻止网络的工具。即使政府真的开始着手精密的攻击,它们也很可能只能伤害到稚嫩的新韭菜。老练的老韭菜可轻易地逃离亏损。 ### 政府可监管法定货币——加密货币的交易所 但政府的确有一个可撬动加密网络的源头:用户用法定货币兑换加密货币的交易所。具体来说,这些交易所与受政府控制的传统银行系统相连接。 政府可以简单地声称“法定货币兑换比特币是非法的。” 银行将立即冻结所有对加密交易所的转账以及以法币计价的交易所银行账户。 在美国,我们看到监管机构试图在法定货币——加密货币的交易所节点控制加密网络。美国国税局要求 Coinbase 提供每个用户的名单以及他们 2013 年至2015 年的交易记录。美国国税局最近降低了他们的要求,只需要获取交易金额超过 2.5 万美元的用户。其他国家的政府正在规范他们当地的法定货币——加密货币交易所,尤其是在资本控制方面。 法定货币——加密货币环节是该系统最脆弱的一部分。政府在这环节有巨大的影响力。但是,一旦货币被转换成加密货币并存储在私人钱包(非交易所托管),它将不受政府控制。 一旦你的货币进入加密网络,你就可以使用去中心化交易所(DEX)协议如0x、SWAP、OmiseGo 和 Kyber,自由地用加密资金兑换其他加密资金。虽然这些协议有一些显著的差异,但它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没有办法阻止它们。它们在链上进行交易。即使所有这些协议的创始人都消失了,这些交易所也将永不衰退地运行。 ### 政府采用加密网络? 中国政府想要把人民币“元(Yuan)”搬到区块链上。以太坊的创始人,Vitalik Buterin 为这一做法提供了建议。 需要说明的是,它不是一个像比特币或以太坊一样的公开区块链;相反,它是一个需要授权的区块链,这样中国中央银行仍控制着它的货币政策。它们还可能实施实名、资本控制等机制。 为什么政府要这么做?他们是为了监管每笔交易。 政府支持区块链——即使只是授权的区块链——很可能仅通过提高人们的兴趣并使这项技术合法化,就会有益于比特币等零授权的区块链。当政府将自己的法币搬到区块链上时,他们不会牺牲自己专有的、授权的区块链与零授权的区块链(如比特币)交易节点之间的任何控制权或杠杆作用,这似乎是合理的。 ### 证券交易委员会与中国人民银行最近的指导意见 上个月最大的加密新闻是监管行动。需注意的是,这些规则甚至都没有试图着去直接影响协议。相反,最近所有有关监管的新闻都聚焦于两件事:防止舞弊/欺诈;确保代币(若是证券)发行者和交易所遵守现有的证券法。 以下是演变的一些故事: SEC 发布的指导意见指出,如果发行人发行的是证券,那么首次发行的代币需要遵守证券法;正如预期那样,ICO 的代币将会按照豪伊测试(Howey test)来评测;在指导意见发布前违反证券法的 ICO 将不会在没有警告的情况下被起诉;最后且最重要的一点,交易所要么摘牌,要么成为 SEC 批准的交易所(多年执行)。目前没有一个加密交易所是经过 SEC 批准的。Shapeshift、Poloniex 与 Bitfinex 等多家交易所宣布,它们将审查其平台上的资产,并将它们认为是证券的资产摘牌。很明显,现在每个交易所都在经历这个过程。CEC联系了与一家规模很小(只筹集了5万美元)的ICO。这是一个很业余的团队,它们甚至都没咨询律师就关闭了筹资并退还了投资资金。SEC已向许多知名项目发出了调查,包括 BCAP、MCAP、ICN、NMR、DNT、SAN和 MLN。其中有一些毫无疑问是证券的,如:BCAP、MCAP、ICN。BCAP 的发行符合证券法。其他的很明显不是证券:NMR没有卖给任何人。发行方简直全把它们送了出去!中国人民银行表示,ICO 是非法的,发行方应向投资者退还资金。我们相信,比起其他方面的发展,SEC 的指导更快地促进生态系统的完善。在 SEC 介入之前,系统存在很多灰色地带。尽管并非所有问题都得到了回答,但许多问题都得到了解决,我们也有迹象了解,SEC 正在考虑如何对通用的代币进行分类。 我们预计,在未来几周或几个月内,许多明目张胆的骗局和欺诈行为将被查封。这将导致标题党新闻和短期的价格动荡。然而,我们不认为这会对开创性项目的长期发展有任何实质性的影响。 我们将 SEC 与合法或非法项目的接触解释为一种信息收集活动。这一点相当明朗,因为无论底层代币动态如何,SEC 似乎都在与几乎所有代币发行方联系。 两大加密资产——比特币和以太坊——似乎没有受到美国或中国政府的任何直接审查。 我们预计,在可预见的未来,交易所将成为监管的重点。交易所是监管机构控制商业的最佳杠杆源头。 正如 torrents 市场对 Napster 遭到打压的回应一样,市场也回应以去中心化交易所。监管机构将难以监管在这些交易所不顾后果地进行交易的不合规证券。$ZRX 和 $OMG 都是本月获得巨大收益的去中心化交易所(它们都还没有产品,但是 ZRX 正处于测试阶段)。SWAP 与 Kyber 网络在不久的将来将会迎来更多去中心化交易所。 中国政府的这一强硬声明是对舞弊和欺诈行为(主要集中在中国)的直接回应,而非针对软件销售和合法团队代币发行这一更广泛的概念。 ### 总结 从结构上讲,政府没有切实可行的方法对区块链网络实施监管。政府有三种选择:通过利用对现有银行系统的控制来监管法定货币——加密货币交易所、采用他们自己授权的加密协议,以及监管新项目代币的发行。目前还不清楚,监管机构是否会尝试在传统的证券法框架内监管加密资产,还是会开发全新的框架来适应加密资产的独特性质。 短期内,监管机构将打击舞弊、欺诈等其他违反现行证券法的行为。这会引起小小的市场阵痛,但不会影响那些正奋斗于开发最亮眼的无需信任的协议的最好团队的生存。

有兴趣加入我们的团队,与我们共事,或者创造一些伟大的东西?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