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坊的分拆

通過 Kyle Samani

May 24, 2019 | 10 Minute Read

软件是人类思想的编码,因此它只受制于我们的集体智慧。以太坊作为第一台最小化信任、全球化、零授权和抵抗审查的计算机,它允许任何人在其上编程任意的逻辑。

这一创举开启了一场令人难以置信的实践浪潮。但在 2014 年时,有多少人能预见 开放金融和 Web3 的巨大机会?

传统的大多数应用都搭建在独立数据库上。但实际上由于技术原因,将大部分软件捆绑在一起却适得其反。然而,对一台最小化信任的世界级计算机来说,情况却恰好相反。在设计上,以太坊把所有的 APP 捆绑到一个单一、全球化状态。通过捆绑大规模的应用——从博彩游戏到加密猫,再到开放金融等——以太坊已经获得了某种货币溢价,该溢价把过剩财富存储在 ETH 中,而不局限于简单用 gas 支付网络费用。

随着以太坊上应用的增加,ETH 的效用也随之增加,就有可能对 ETH 带来货币溢价的一些关键推动因素进行量化: 1、以太坊生态系统整体的安全预算在增长。 2、流动性增加,市场参与者更倾向使用 ETH。 3、以太坊区块链的单一谢林点力量在增长(例如品牌价值、第三方资源整合)

目前以太坊是最领先的智能合约平台。主要因为它是第一个(智能合约平台)。然而,虽然以太坊理论上可以编程任何可能的逻辑,但实际中它很大程度受制于吞吐量、延迟和交易成本。它的最小化信任特性也很吸引人,但因为是工作量证明(POW)区块链在运行以太坊虚拟机(EVM),很多开发者发现以太坊 1.x 不能支持他们想开发的应用。

因为有这些限制,开发人员逐渐选择在其它运行速度更快的区块链上开发。在这一点上,Web3 协议栈会在很多区块链之间变得更加异构是不容置疑的,而不仅仅局限于以太坊。

那么,什么应用会从以太坊分离出来?什么应用会与以太坊更紧密联系在一起?ETH 货币溢价的长期影响又是什么? 我们来分析一下。

竖直领域的拆分

很大一部分早期的比特币流量来自博彩应用,如中本聪色子(Satoshi Dice)。随后一些应用转移到了以太坊(例如 FunFair、EtheRoll、DAO.Casino、Edgeless Casino、iDice等),但随后大多数应用又迁移到了波场(Tron). 游戏的适用场景不需要以太坊提供的最小化信任,因此实际上像波场这样的区块链平台比以太坊更好,它们牺牲最小化信任(DPoS vs PoW)来获取更好的用户体验(如交易确认时间)。

与此同时,游戏开发者正在开发各种游戏,利用区块链实现“游戏内部资产所有权”。但同样的,该使用场景不需要以太坊提供的最小化信任。也就是说虽然以太坊验证节点在状态更新有效性方面提供强力的保证,但绝大多数的游戏道具价值低于 100 美元。即使 Tron 的出块节点辜负了用户信任并窃取这些道具,用户最大的损失是......100 美元。目前,包括 Tron、NEAR 和其它非以太坊区块链上的游戏正在蓬勃发展,同时一些具备知名风投背景的工作室已经在 ITAM 游戏Mythical 游戏 和其它平台上开发基于区块链的游戏。

或许以太坊最成功的早期使用场景是以初始代币发行(ICO)的形式,为开源项目募集资金。在技术层面,它只需要创造和发行代币。通过 Lauchpad 平台,今年币安在这方面取得了很大的进展。同时随着币安公链(DEX)上线,币安正在积极追求成为“为开源软件开发提供全球资本募资”最好的平台。币安公链的设计初衷是支持数字资产的发行、支付和交易。虽然币安公链还处于早期阶段,但很明显它旨在蚕食以太坊的关键用途之一。

鉴于以太坊 ICO 的成功,人们自然预期会有更多传统的资金募集——以注册证券的形式——通过利用以太坊的可编程性来支持符合受监管证券所必需的转移限制,在以太坊区块链上发行。然而,这个使用场景似乎没有找到产品/市场契合点,因为基于以太坊的证券交易所已经悄然 倒闭,同时证券化房地产也 失败了。虽然至少有一个证券化代币发行方正迁移到 Tezos,但问题似乎还是没有找到产品/市场契合点。因为证券不是不记名资产,它们也就不需要区块链提供的最小化信任特性。与此同时,一家中心化私人股本企业 Carta 正在势头不减地 发展

在对以太坊企业联盟(EEA)发出一些呼声后,传统金融机构纷纷从以太坊撤离。摩根大通(JP Morgan)正在积极推动它自己的 JPM 许可链,同时由于 Kadena 的 Pact 编程语言的安全特性,像 USCF 这样的创新型产品和替代投资品供应商正在转到 Kadena。其它《财富》500 强的金融科技企业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在 Kadena 上线。

鉴于以太坊在发行和管理数字资产的成功,人们自然也会预期以太坊会被用来管理现实世界赛事的数字资产。然而,Tari 团队已经开发了一个针对赛事的全栈数字资产独立平台。他们从音乐会和现场活动的门票起步。同时 Tari 团队在开发 Big Neon,一个目前已经在三个城市上线的面向消费者的应用程序,到今年年底它会在更多的城市上线。

Terra 通过 Cosmos 的 SDK 刚刚搭建了它的区块链。考虑到该团队在韩国电子商务的背景和关系,以及韩国民众对加密行业的普遍关注(韩国用户的加密资产交易份额占全球的 30%),Terra 区块链很有可能成为零售商业中使用最广泛的区块链。如果实施情况很理想,它们还可能会扩展到实体商业和邻近的国家。随着从韩国电子商务的基础发展壮大,它们很可能向 Terra 区块链中注入更多的价值。

Helium 于 2017 年尝试在以太坊上开发,但意识到以太坊不能满足它们的需求。因此 Helium 使用经过高度优化的区块链,为本地 LP-WAN 节点开发它们的去中心化网络。这个区块链即将在部分城市推出。

Kik 信使公司 在以太坊上发行它们的 Kin ICO,但很快意识到以太坊不能支持其平台庞大的用户数量。目前,在 Kik 生态中有超过 250,000 用户在使用 Kin 的 40 多个应用程序。

TOP 网络 尝试在以太坊开发,但发现以太坊不适合它们的应用。因此后来 迁移 到了 Algorand

旨在为移动虚拟网络运营商(MVNO)建立电信数据交换市场的 Oxio 项目 曾考虑过以太坊,但最后选择了在 恒星网络(Stellar),因为它提供快速、低价的交易费用和一个本地的去中心化交易所(DEX)。

相信还有很多例子遗漏了,但我要表达的已经很清楚了:以太坊无法在全球范围内为大规模的最小化信任应用程序提供服务。开发人员逐渐意识到这一点,并且正在转移到别的平台。

开放金融

然而,并不是说以太坊的情况都是悲观的。至少在以下使用场景,它似乎拥有其它生态系统所不具备的大规模应用:开放金融(又称 DeFi)。其原因值得深 思: 首先,开放金融要发挥作用,layer 1 货币的总市值显然必须足够大。或者具体来说:某个总体经济低于 10 亿美元的系统,不太可能支撑起开放金融生态。在这一点,目前(还)没有其它智能合约平台能够存储足够的价值和流动性来与以太坊竞争。这个逻辑是循环的:以太坊是满足(10 亿美元)阈值的唯一一个区块链,同时开放金融的使用场景反过来增加 ETH 的货币溢价,该过程为以太坊创造了一条独特的护城河。

其次,开放金融在以太坊的不足之处(转账费用贵、延迟高)也能工作。例如用户从 Maker 或者 Compound 借贷几万美元时,他们会很乐意等待几分钟,支付一两美元的 gas 费用——该体验仍然比在传统金融机构申请贷款好 100 倍。 结合现实情况,以太坊生态与开放金融相结合是很自然的。

以太坊 2.0

通过把应用程序隔离到独立的分片(shard)中,系统整体能够提高吞吐量,降低交易费用。然而,考虑到分片的零授权特性,分片中的应用程序实际上怎么运行仍然是不明确的。

例如,0x 合约会存在于(和支付状态费用给)所有分片还是某一些分片?鉴于全球结算的风险,Maker 合约会允许用户把 DAI 从一个分片转移到另一个吗?如果预测市场每天有 1,000 万用户,但是一个分片容量只有 100 万,Augur 合约如何解决分片之间的市场和处理报告结果?ENS 如何跨分片工作? 虽然总体上这些问题是可解决的,但在短期内却解决不了。它们本质上是由分片引起的二阶和三阶问题,开发社区只有在分片区块链环境中实际部署应用后,才能理解它所有的细微差别和通过实践推出解决方案。一旦部署完毕,开发者就能够了解分片之间的用户和数据流,然后开发合适的模型和抽象功能,以适应实际使用场景。

以太坊于 2015 年夏天上线。第一个开放金融应用可能是 2016 年 7 月上线的 EtherDelta,随后0x 和 Maker 于 2017 年末协议上线。在以太坊 1.0 上开发第一个未使用分片技术的 DeFi 应用大约用了 2 年时间。

考虑到分片在保持模块化和可组合性的同时引入的额外复杂度,很难期望在以太坊 2.0 中开发周期会变得更快(正如我在《加密投资大主题》中提到的,模块化和可组合性是开放金融的主要催化剂)。

请注意分片技术遇到的挑战不仅限于以太坊 2.0——所有的分片程序环境(无论是底层安全模型还是延迟假设)都会面临这些问题。虽然在很长一段时间分片可能是正确的解决方案,但它太复杂了,还会引进巨大的新的复杂性。

创造新的价值

在接下来的几年,我们预期以太坊拆分的速度会加快,特别是在以太坊 2.0 性能不足的情况下。直到开发者用来构建最小化信任应用程序的标准在所有分片和 layer 2 解决方案(侧链、状态通道、zk 链下计算验证等)被广泛接受和理解,市场才会变得越来越多样化而非同质化。

ETH 已经获得了显著的货币溢价,因为它融合了应用程序、流动性、安全性,还提供一个全球谢林点。虽然开放金融不太可能在短期脱离以太坊,但随着其它智能合约平台的普及,ETH 能否保持其货币溢价将是一个有趣的问题。一方面,没有原因表明短期内新上线的区块链对 ETH 产生负面影响。另一方面,如果它们持续地构成强大的威胁,那么市场应该理性地对 ETH 目前的货币溢价进行低估。

我怀疑大多数新推出的区块链都不太可能在开放金融领域挑战以太坊——以太坊本质上是一个以货币为中心的应用——在可预见的未来,下一代区块链不太可能影响 ETH 的货币溢价。同时为了自身的发展,每个新平台应当尝试开发新的市场,而不是与以太坊目前强大的优势进行竞争。因此,我预计越来越多的智能合约平台将会在未来几年产生一定的货币溢价,但不是通过夺取 ETH 的货币溢价来获得。

由于底层平台的差异,目前 BTC 和 ETH 都能够维持各自的货币溢价。然而随着其它智能合约平台的发展,它们会绑定各自生态中的应用程序并产生货币溢价。

感谢 Multicoin 的分析师 Spencer ApplebaumRyan GentryBen Sparango,与他们的对话启发了这篇文章,感谢 Chris Dixon 提供本文提到的一些想法和类比,感谢 Albert Wenger 为本文提供的反馈。

有兴趣加入我们的团队,与我们共事,或者创造一些伟大的东西?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