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文章

为什么去中心化很重要:一个回应

May 06, 2018 | 8 Minute Read

我们录制了一期播客和线上研讨会,对我们的文章《EOS分析与评估》进行讨论。您可以点击这里下载该播客。 风险披露:Multicoin Capital 拥有EOS代币。 本周早些时候,Blockchain Capital 的斯宾塞·博加特(Spencer Bogart)写了一篇妙笔生花的文章《加密领域的持久赛:为什么去中心化很重要》来回应我们的 EOS 报告。我们很感谢斯宾塞(Spencer)对“DPoS 和其他更去中心化的共识算法”辩论的关键进行了探究。我们认为这是一次重要的公开讨论,其中有大量的分歧需要激烈辩论,因为这直接影响着数十亿美元市值的资产。 斯宾塞(Spencer)的核心论点为:虽然在理论上平台级审查抵抗非常美好,但是在实践中它站不住脚,唯一可行的长期发展方向是高度去中心化。我们将在本文对该观点进行反驳:DPoS(和 EOS)在实践中具备主权级的审查抵抗,它们和比特币是殊途同归的。

主权级与平台级的审查抵抗 我们认为,人们很大程度误解了主权级和平台级审查抵抗的概念。该术语最初是由拉里·苏克尼克(Larry Sukernik)提出的,它被用来描述比特币和以太坊之间的区别。当我们考虑主权级和平台级两者的区别时,我们不是在考虑网络的目标,而是在考虑网络的优先级。 如果一个网络把去中心化的优先级放在一切之上,它必须做出特定的取舍。正如尼可·卡特(Nic Carter)指出的,比特币不惜一切代价将去中心化放在首位。这个权衡导致了廉价的节点、极端保守的开发以及经常陷入瘫痪、低吞吐量、高延迟等其他缺陷的链下治理。如果比特币的目标是触摸不到的数字黄金,这些权衡是说得通的。但是,如果某个网络的目标是为实际使用的去中心化应用程序开发一个平台——一台世界计算机——那么这些权衡将永远达不到该目标。 如果一个网络优先考虑性能,那么它只需要争取所必需的去中心化程度,来为平台提供有用的特性——开放性、零授权和没有单点故障。任何不符合这些目标的功能都是画蛇添足。像 EOS 这样的平台目标不是成为摸不到的数字黄金。它的目标是大规模支持去中心化应用(dApps)。因此它们的优先级肯定和比特币不同。EOS 仍然重视去中心化,但是只希望以最低的成本获得“足够”的去中心化程度,以便获得系统所需的属性。 平台级审查抵抗主要是指在一个全球化、开放、灵活、而不受一个实体控制的平台进行开发的诉求。它和主权级审查抵抗没有关联。最终,要使平台级审查抵抗系统投入作用,可能会需要主权级审查抵抗。

我们需要多大程度的去中心化? 多大程度的去中心化,才足以开发一个中立的、具有扩展性和支持快速搜索数据库的去中心化应用,这些应用不受某一方控制,也不被国家级的参与者关闭?这是一个价值数万亿美元的问题。我们认为能够在接下来的12-18个月,在实践中找到答案。我们希望开发人员能快速部署应用,来测试 EOS 审查抵抗的极限,否则没人知道该极限。而挑战法币的稳定币、赌博和预测市场是冒犯政府的出头鸟。 虽然 Block.one 没有明确地指出,但他们的主要通过经验来回答“多大程度的去中心化才是足够的?”的这个问题。去中心化的成本非常高,无论是在经济上还是在算力上。 EOS 将推出 21 个核心验证节点(另外,100 多个候选出块节点也有奖励收入)。21 不是一个神秘的数字,它可能会随着时间而改变。它是根据 Dan Larimer 以往开发 BitShares 和 Steem 这样的 DPoS 系统的经验得出的。Larimer 开发的第一个区块链——BitShares 有 101 个出块节点。Larimer 后来了解到,包括比特币和以太坊在内所有开源系统的自然中心化属性,实际上不支持超过 20 个左右独立参与者。基于先前经验选择 21 个验证者,尝试去平衡去中心化、性能和治理。 区块链项目可以在很多维度上实现去中心化。事实上,在分布式系统中有如此多的中心化模型,以至于我们加密社区从来没能对“去中心化”达成一致公认的定义,可能永远都定义不了。有人说以太坊是中心化的,因为3个实体控制着大于50% 的挖矿算力;因为维塔利克(Vitalik)明显对社区的发展方向有着巨大的影响力;或因为以太坊基金会在主导 DAO 分叉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另一些人说它是大规模的去中心化,因为不同的独立团队(Prity 和以太坊基金会)在维护协议的多种功能。网络验证者的数量只是量化去中心化的一种可能方法,但它甚至不是一个好方法。很明显,在中国拥有 1000 个验证节点要比在全球多个国家拥有 21 个验证节点的中心化程度高得多。 如果人类是纯粹理性的经济主体——经济人的理想状态——那么区块链系统或许可以通过加密经济设计得到完善。但人类是混乱的、政治化的。单靠加密经济设计无法实现去中心化。区块链网络需要社区维护来维持去中心化。这些网络是动态的、不断发展的实体,它们的中心化程度可能随着时间推移而波动。最近在门罗币(Monero)和云储币(Sia)社区上演的关于 ASIC 挖矿的戏剧就很好地说明了这一点。由于 ASIC 挖矿机器被引入各自的网络,这些社区面临着巨大的中心化风险。门罗币社区制定了一个硬分叉来摆脱这些矿机。这是积极的社区网络维护,我们期望看到这一趋势继续下去。比特币社区内有更多改变挖矿算法的动作,以减少比特币大陆(Bitmain)对比特币的中心化权力。 就连比特币——许多人认为它是去中心化的圣杯——也严重依赖少数核心开发者,他们对协议的开发有巨大的影响力。比特币的挖矿算力也高度中心化。 在 EOS 中,活跃的社区网络维护采用了一种不同的形式——监视恶意行为和中心化载体的出块节点。DPoS 稳健性来源于位于在全球许多不同的主权国家的出块节点。了解一下当前的出块节点候选列表,节点分散分布似乎是完全可能的。EOS 网络有来自不同的国家,包括美国、中国、日本、新加坡、阿根廷、巴西、波兰、肯尼亚、英属维尔京群岛等的 50 个候选节点。 事实上,对出块节点的主动监视实际上可能比在去中心化的区块生产系统能产生更好的行为。在比特币中,如果一个挖矿池审查用户的事务,社区就没有链上追索权。在 EOS 中,可以在对网络造成最小干扰的情况下,投票淘汰区块生成器。因为 EOS 补偿候选出块节点,所以总是会有节点排队等待着成为核心验证者之一。由于核心验证者比候选验证者得到更好的酬劳,所以候选验证者有很强的激励区监视核心验证者的错误行为,并在它们看到错误行为时予以公布,以便它们能够被投票选出来替换行为错误的验证者。 EOS 没有试图通过强迫参与者在严格的代码规则内优化他们的行为来解决人类的分歧,而是接受了这些系统是由人类为人类开发的这一事实,并提供了一个允许人类相互参与的架构。

国家级的恶意参与者 当我们思考主权级审查抵抗时,我们发现,参考“国家如何攻击网络”是很有用的。如果我们觉得这些网络很容易被国家参与者关闭,就不会对它们产生兴趣。我们思考一下,一个国家参与者将如何着手关闭或审查 EOS。国家会:

  1. 在它们各自的司法管辖区关闭所有的出块节点;
  2. 强迫它们各自司法管辖区内的出块节点审查某些交易;
  3. 联合多个政府执行上述第一条和第二条。

前两种做法将是徒劳的。如果中国政府关闭所有中国境内的出块节点,那么这些节点只会简单地从网络上消失,它们很快就会被其他一些备用节点取代。只要出块节点有利可图,激励机制就会支配着企业家建立出块节点。 如果国家或地区选择封锁生产者,那么这些节点将建立在更自由的司法管辖区。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在经济上是必定会出现的。币安总部最近搬迁到马尔他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它说明了国家级参与者是如何努力审查跨国界的数字经济活动。好在主权国家在结构上不容易相互合作,即使它们有着共同的目标。 如果政府试图强迫出块节点审查某些事务,也会发生同样的事情。假设一个美国的出块节点被迫审查某个赌博去中心化应用的交易,这些交易仍将由下一个居住在赌博法律更宽松的司法管辖区的出块节点处理。因此它需要大多数分布在全球的出块节点同时合作,才能有效地废除那笔非法赌博交易。如果出块节点充分分布在不同的主权国家,那么审查交易似乎不太可能。此外,任何一直在验证事务的出块节点都有可能被社区投票淘汰,被采取非审查政策的其他出块节点所取代。 最后还有一种可能性——来自多个国家的互联网攻击。我们认为这种类型的攻击不太可能发生,它也是唯一一种会威胁到所有区块链网络的行为。在最坏的情况下,由多个政府组成的联盟控制了网络上的大多数出块节点,并拒绝验证任何试图把它们投票淘汰的事务。在这种情况下,社区必须动员起来,执行硬分叉,把那些出块节点驱逐出网络,并用其它出块节点取代它们。这个情况类似于门罗币(Monero)或比特币:如果攻击增加至51%,它会硬分叉改变它的PoW算法。在最坏的紧急情况下,这是一个糟糕的选择,但它仍不失为一个选择。面对这类攻击的威胁,EOS 与其他网络没有明显的区别,尤其是当区块生产在全球充分分布时。目前还不清楚针对 EOS 的跨主权联合攻击是否会比针对比特币的攻击容易得多。双方的支持者都可以提出合理的理由,说明为什么攻击各自网络的成本更高。

两种审查类型 斯宾塞(Spencer)指出,“如果某个平台对这些活动进行审查,那么它就不能提供强有力的保障,它既不是‘零授权’的,也不是‘抵制审查’的。” 我们有必要在这里澄清,“平台”本身不能审查任何东西。只有验证者和社区才能执行审查。如果单个验证者要进行审查,它们不太可能奏效,并且面临被投票出局的风险。另一方面,如果社区集体同意审查某些内容,那就另当别论了。 如果创建了允许人们开发去中心化应用程序的系统,坏人做坏事的现象不可避免。无论是 EOS 、以太坊,还是基于比特币开发的 layer-2 扩容平台,每一个系统都必须克服关于这些平台用途的道德困境。如果改天有人在以太坊开发一个暗杀市场,你认为社区会作何反应?在 EOS 中,用户可以投票淘汰行为不端的个体出块节点。但是,如果一个去中心化应用程序被广泛认为是危险和不道德的,那么审查该应用程序的出块节点实际上可能会被淘汰出局。这是应该被允许的一种社区审查形式。 对于网络允许的内容产生不同的社区意见是无可避免的,如果理念上的分歧足够深,那么网络很可能会分叉。如果一个社区选择采用一套特定的规则,而另一个社区不同意,那么这两个社区中的任何一个都可以自由地按照自己的原则分叉和运行网络。比特币现金(Bitcoin Cash)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自由分叉是区块链网络如此美妙的原因之一。“选择——退出”治理将成为 EOS 的一部分,就像在比特币现金(Bitcoin Cash)、经典以太坊(Ethereum Classic)和其他无数分叉一样。

结论 目前(还)没有一个能完美抵抗审查的系统。平台级审查抵抗意味着平台的内容不能由个体实体控制。主权级审查抵抗意味着该平台的内容不能由国家级的参与者控制。它们最终携手并进。然而,如果我们从社区的角度来看这些网络,那么内容可以由社区控制;不同的社区可能会采取不同的政策,来判定哪些是可接受的。这一点在主权级审查抵抗的平台上是不可能实现的,这些平台回避任何形式的链上治理。重要的是,如果社区决定允许的和国家级参与者决定允许的不同,那么这些国家级参与者无法关闭该项目。我们认为,EOS 展示了一个可信的案例,在大量的公共实验之后,如何最终实现这一目标。 我们承认 EOS/DPoS 方法的新颖性,它从未大规模地尝试过,也承认在很多方面它仍只是一个试验。但我们认为这是一种值得探索的务实而可行的方法,我们也会言出必行,持续看好并持有 E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