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文章

稳定币概述

January 17, 2018 | 13 Minute Read

自从我进入加密货币界以来,稳定币一直是我感兴趣的主要领域之一。我第一次接触比特币是2014年在阿根廷留学的时候。当时,阿根廷正处于一场货币危机之中,这场危机导致了广泛的通货膨胀,而且阿根廷的民众仍在受到2001年的市场崩盘的余波影响,那次崩盘以政府冻结银行账户长达一年而告终。 为了对抗恶性通货膨胀,阿根廷民众培育出了一个繁荣的美元黑市。居民可合法购买美元,但他们购汇是有上限的。人们定期从黑市小贩那里把比索兑换成美元,真的是把自己的储蓄塞到了床垫底下。当政府货币不再满足他们的需求时,人们会普遍转向其他货币。在这场危机中,比特币的某些特性具有很强的吸引力。它是一种不受任何政府控制的货币,可以在不受干预的情况下轻易地在国际上流通或运输,比实物美元更容易保护,也不会被没收。唯一的问题是,比特币本身波动太大,无法安全对冲法定通胀。 解决办法是稳定币。在其最理想的形式下,稳定币就是具有稳定价值的加密货币。上面列出的比特币的所有优点它们都具备,但不像比特币那么容易波动,这使得它们在作为价值存储、交易媒介和账户单位时更容易使用。 在加密技术中,稳定币是最大的凸性机会之一。它们的目标是成为全球性、去法币、数字化的现金,因此总可寻址市场(TAM)就是全球所有货币的总和:约90万亿美元。从本质上讲,稳定币的机遇是成为最大的可寻址市场。这一愿景比比特币本身更宏大。一种价格稳定的去法币货币将挑战世界各地软弱政府的合法性。 你可能会想,如果一个系统的最终产品本质上是一种价格稳定的资产,那么该如何从中获利呢?下面描述的所有免信任的稳定币都有某种类似于股票的代币,它从系统的稳定运行中产生现金流。 在高水平上,一个免信任、去法币的稳定币听起来是不可能的。考虑到自然的供求波动,自由浮动的货币如何能保持价格稳定?从表面上看,这个概念似乎违反了基本的经济原则。尽管面临诸多挑战,但许多团队都在试图创建稳定币。 我认为,加密货币要想成为全球性、去法币、数字化的现金,需要具备以下四个特性: 1. 价格稳定 2. 可伸缩性 3. 隐私性 4. 去中心化(即抵押品不是像Tether那样由单个实体持有) 目前的稳定币项目中没有一个具备所有这些特性,但有些项目的目标是提供所有这些特性。可伸缩性和隐私性可能较难企及。但是,稳定、去中心化的加密资产在今天是可能的。

设计稳定币有三种基本方法:中心化借据(IOU)发行、抵押物背书和铸币税股份。我将在下面逐一介绍。 ### 稳定币模型1:中心化借据发行 首先是发行借据。这是Tether和Digix等代币使用的模型。在这种模型下,某家中心化的公司在银行账户或保险库中持有资产,并发行代表对标的资产具有索偿权的代币。这类数字代币之所以有价值,是因为它代表了对另一项具有明确价值的资产的索赔权。这种方法的问题在于它是中心化的。这些代币需要对发行方的信任——他们实际上拥有所代表的资产,并且愿意兑现借据。这种模式给代币持有者带来了严重的交易对手风险。Tether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公众对其偿付能力和合法性非常担忧。 ### 稳定币模型2:抵押物背书 第二种方法是创建由链上其他免信任资产所背书的稳定币。这种模型由BitShares首创。MakerHavven和其他公司同样使用该模型(见下表)。在这个模型中,支持稳定币的抵押品本身就是一种去中心化的加密资产。例如,在Maker中,Maker的稳定币Dai由以太币(ETH)作为抵押品进行支持,这些以太币由以太坊智能合约持有。这种方法的好处是去中心化。抵押品由智能合约持有,这一过程是免信任的,因此用户在赎回时不需要依赖任何第三方。 简而言之,这种方法允许用户通过锁定比创建的稳定币数量更多的抵押品来创建稳定币。例如,一个Maker用户可以通过锁定价值150美元的ETH来生成价值100美元的稳定币Dai。抵押品由一个智能合约持有,可以通过偿还稳定币借款来赎回,如果抵押品低于某个阈值,则可以通过合约软件自动出售。这就实现了一种无需中心化信任、有抵押担保的稳定币。 当然,问题在于,支持稳定币的抵押品往往是一种不稳定的加密资产,比如比特币现金(BTS)或ETH。如果这种资产的价值下降得太快,所发行的稳定币可能会碰到抵押不足的状况。基于这个原因,大多数使用这种模型的项目都要求对稳定币进行超额担保,以防止抵押品的价格剧烈波动。虽然这可以提供一定程度的确定性,但总有可能发生黑天鹅事件,导致抵押品价格迅速下跌,稳定币抵押不足。使用链上抵押品的项目通过各种不同的方法来应对黑天鹅事件。 ### 稳定币模型3:铸币税股份 最后一种方法是采用铸币税股份(seigniorage shares),它通过算法扩大或收缩价格稳定货币的供应,就像央行对法定货币的做法一样。这些稳定币实际上并没有得到任何“支持”,人们只是预期它们将维持一定的价值。 在这个模型中,一些稳定币代币在初始时被分配出去。它们与美元等资产挂钩。当对稳定币的总需求增加或减少时,供应量会自动变化。不同的项目使用不同的方法来扩大和收缩稳定币的供应,其中最常用的方法是Basecoin引入的“债券和股份”方法。 随着网络成长,对稳定币的需求也在增长。在固定供给的情况下,需求的增加会导致价格上涨。然而,在铸币税股份模型中,需求的增加导致系统发行新的稳定币,从而增加供应,最终将价格降至目标水平。反之,也可以使用“债券”将代币从流通中移除(更多细节见下文)。 铸币税股份面临的主要挑战是如何以一种既去中心化、又有弹性、且无法作弊的方式增加和减少货币供应。扩大货币供应很容易:印钞票就行!另一方面,缩小货币供应则要费一番思量。谁将损失钱?是被迫的,还是自愿的?如果是自愿的,这个人凭什么乐意送走自己的稳定币? 当供应必须收缩时,系统会发行面值为1美元的债券,以一定的折扣出售,以激励持有者将稳定币撤出流通。用户使用稳定币购买债券(可能在未来某个日期偿付),从而从供应中移除一些稳定币。这就形成了一种机制,在稳定币价格跌破目标范围时,可以减少供应。在未来的某个时候,如果需求增加到系统需要增加货币供应的程度,它首先向债券持有者偿付(按照债券购买的顺序)。如果所有的债券持有者都得到了偿付,那么软件就会安排支付给那些拥有股份的人(系统的股份代币)。随着需求的增长,股份代表着对未来稳定币分配的一种索偿权。股份在某种意义上很像股票,因为股份和股票持有人都可以根据持有资产的预期股息来评估资产的价值。此外,在大多数铸币税股份实现中,股份持有人享有投票权。 在铸币税股份模型中,供应收缩实际上不会是最终状态。相反,每次收缩都意味着未来总供给将增加。我们在这个链接中提供了这些机制的基本概述,并提供了一些示例预测。Basecoin试图通过允许债券在5年后到期来解决收缩问题。这些工具实际上不是债券——它们是具有不确定偿付日期的二元期权。这意味着买家可能会要求更高的利率来应对风险。这造成的一个问题是,需求量迅速降低可能导致债券价格陷入“死亡螺旋”。随着系统为了减少流通中的稳定币,开始大举印刷新债券,债券队列变得越来越大。这增加了偿付的时间,并减少了每个债券偿付的可能性。因此,新发行的债券必须以更低的价格出售,以应对额外的风险。随着债券价格下跌,每卖出一个单位的债券所吸收的稳定币数量也会随之下降。这导致该系统不得不印刷更多债券,以充分收缩供应。这就形成了一个递归反馈回路,如果不采取其他措施加以防范,大规模供应收缩几乎是不可能之事。Basecoin FAQ声称其系统不会受到死亡螺旋的影响,并解释了他们的对应方法,包括债券到期和债券价格下限。 Carbon等项目则对铸币税股份模型做了修正。在Carbon中,用户可以选择冻结部分资金,以管理收缩和增长周期。一些项目发行债券,但当所有债券都已偿付且供应必须继续增加时,它们只是按比例向所有用户发放新的稳定币。铸币税股份模型的每种方法都面临着各自的挑战。 在创建一个去信任、去中心化的稳定币方面,铸币税股份模型是最令人兴奋、最具实验性、最“加密原生”的方法,有许多经济学家认为它根本行不通。确实,这种模型的基本前提是假设稳定币系统将永远保持持续增长。 这种波动的供给概念,虽然初听起来十分陌生,但它植根于一个著名的经济学理论:货币数量论。这也是美联储(Federal Reserve)用来维持美元稳定的方法。采用铸币税股份模型的加密项目正试图以去中心化、纯算法的方式来完成美联储在做的工作。 ### 预言机 所有的稳定币必须解决预言机问题。如果稳定币与美元等外部资产挂钩,那么系统需要以某种方法来获取稳定币与锚定资产之间汇率的数据。解决这个问题有三种基本方法。 1. 使用可信数据源(也称为可信预言机)。 2. 这将使得对预言机系统的信任中心化。 3. 数据源可以被操纵。 4. 使用一组受托人提供的数据流并取中值。 5. 这就是BitShares使用的方法。用户通过权益加权投票选出代表,后者提供喂价(price feed)。 6. 使用喂价的中值,这意味着想要操纵喂价,需要大多数代表串通勾结。 7. 该软件可以设定在特定时间段内喂价的变动幅度。 8. 提供错误数据的代表可以被用户们投票淘汰掉。 9. 使用谢林点方案(schelling point scheme)。 10. 抵押代币的用户能够提供价格输入。选票是由抵押代币的数量来加权的。 11. 该软件对用户输入的值进行排序。提供的数据在第25和第75百分位数之间的用户将获得奖励,而提交汇率数据低于第25百分位数、高于第75百分位数的用户将被削减(他们的代币将重新分发给答对的用户)。 12. 该方法利用博弈论,使得最优输入可最准确地反映现实。 ### 挑战 所有稳定币(大多数还没有发布)面临的最后两个挑战是可伸缩性和隐私性。全球数字现金必须是快速、廉价和私密的。只有当构建它的平台能够扩展时,这些设想的局面才有可能发生。出于哲学和实践的原因,它也必须是隐私币。一个去中心化的稳定币不可能在没有隐私保障的情况下成为全球性的数字现金。虽然很多人不会马上想到隐私这件事,但拿着稳定币做生意的企业、政府和金融机构肯定需要隐私保障来保护他们的商业利益、关系等。像比特币这样完全透明的账簿无法用于这些目的。尽管比特币的地址使用的是假名,但简单的链分析便可以相当确定地将地址与已知实体链接起来。这种可追溯性还破坏了可替代性,而可替代性是数字现金的一个基本特征。 稳定币面临的另一个挑战是,它们都被设计成与某些标的资产(通常是美元)锚定。问题是,人们通常认为这意味着稳定币是完全可以替代美元的,但实际上,这意味着稳定币在设计上就要求其价值通常围绕美元的价格收敛。根据市场动态(考虑到交易对手风险),即使是完全由抵押物背书并可赎回的稳定币,也不一定总是与美元锚定。为了使稳定币取得成功,用户不应将稳定币视为锚定资产的替代品,而应是独立的自由流动资产,这些资产通过结合了可赎回抵押物、市场激励措施和未来预期,非常密切地跟踪美元的价值。稳定币完全有可能提供所需的稳定性,同时不必保持完美的固定汇率状态。事实上,一旦经济围绕稳定币本身发展,联系汇率制就会变得越来越不重要。如果商户愿意持有并接受锚定美元的稳定币,而他们反过来又向供应商支付同样的稳定币,稳定币被广泛用作交易媒介,那么保持完美的固定汇率就越来越不重要了。 然而,要达到这种未来的状态,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来引导这样一个网络的存在,并让人们共同相信,这样的稳定币是可靠的资金。这一过程将非常艰辛,对于没有任何实际抵押物“背书”的铸币税股份类型稳定币来说,可能会难上加难。 ### 结论 虽然去中心化的稳定币是高度实验性的,但成功的实现可能是全球经济发生根本性长期变化的主要催化剂。由于缺乏价格稳定性,加密货币无法取代大多数形式的法定货币,而稳定币可以提供解决方案。政府与货币的脱钩可能会终结恶性通胀政策、经济控制以及其他因政府对国民经济管理不善而导致的破坏性政策。 此外,稳定币为去中心化应用程序(dApp)提供了各种可能性,特别是那些需要长期锁定或托管机制的应用程序。去中心化的保险、预测市场、储蓄账户,去中心化的外汇交易对、信贷和债务市场、汇款等,在纳入稳定币的情况下都更加可行。 在创建去中心化稳定币方面已经出现了几种不同的方法,市场将决定哪种方式将成为最终的赢家。

有兴趣加入我们的团队,与我们共事,或者创造一些伟大的东西?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