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文章

Subscribe for updates

Search

博客文章

无限扩展

今天,绝大多数的经济活动是通过公司进行的。公司诞生于15世纪,最初的形式是股份公司。从那时起,资本结构、有限责任和其他参数都发生了变化,但公司作为促进经济活动的渠道的基本前提基本上没有改变。

欢迎Mable Jiang加入Multicoin Capital

自两年多前推出Multicoin Capital以来,我们一直在寻求建立一个加密货币原生、具有全球规模的资产管理公司。在过去的12个月里,我们一直在努力思考,为了实现这一愿景,我们究竟应该如何发展公司。我们认为,我们能够采取的最重要的行动是在亚洲发展有意义的存在。

对Permaweb的投资

今天,我怀着兴奋的心情宣布我们对Arweave的投资,这种新的协议和区块链引领了一个全新的概念:永久数据存储。Arweave是Permaweb的基础,是Web3堆栈的关键基础。我们与a16z crypto和联合广场风险投资(Union Square Ventures)的朋友们共同进行了此次投资。

交易所即开放金融

人们通常从战略的角度来分析加密货币最大的利润中心——交易所,考虑到交易所对整个加密领域的系统重要性,它的地位尤其重要。考虑到公众可以通过各交易所各自的代币投资于交易所的成功(总部设在美国的交易所、BitMEX和Deribit除外),这一点尤其正确。

欢迎Tony Sheng,以及Multicoin Capital的下一步

今天,我很高兴地宣布,Tony Sheng(盛桐)已加入Multicoin Capital,成为投资团队的负责人。作为谷歌(Google)、AltspaceVR(被微软收购)和Decentraland等公司的产品领导者,他拥有丰富的经验,为公司和整个生态系统带来了以用户为中心的独特视角。他将常驻洛杉矶,负责新交易,并帮助我们现有的投资组合公司。

世界计算机应该在逻辑上集中

Vitalik将以太坊构想为世界计算机:一个单一的、可组合的、开放的、无许可的状态机,它可以运行信任最小化的代码。尽管以太坊在许多前沿领域——P2P层、确定性状态机、可组合的智能合约等——都取得了突破,但它在其他许多领域则表现平平。这些限制——最明显的是吞吐量低、高延迟、事务费用昂贵,以及在平淡无奇的虚拟机中使用自定义编程语言——这些都在妨碍以太坊实现其最初的承诺。

Unbundling Vectors of Centralization in Web3

A year ago I illustrated the Web3 stack as I understood it at the time. More recently, I published Multicoin’s crypto mega theses, detailing the investment thesis for Web3. As I highlighted, one of the key implications of Web3 is that data ownership and application logic will be unbundled.

信任图谱

当人们谈起加密行业中的金融服务(交易、存储和借贷等)时,他们总会谈到“去中心化”或“中心化”。加密布道者倾向于认为前者的风险更小,因为用户无需信任交易对手就能托管资产,从而避免了由于以下情况导致资金损失的风险:黑客攻击、不当行为、政府扣押以及由于其他形式的人为失误或恶意行为。

March 12: The Day Crypto Market Structure Broke (Part 2)

Note: A few days ago I published a postmortem detailing how the crypto market structure broke on March 12. This post, Part 2, will explore the potential solutions to some of the systemic problems outlined in Part 1. To recap, one of the core structural problems is that current blockchains—both Bitcoin and Ethereum—simply do not support enough transaction throughput to facilitate global trading across many venues in volatile environments.

March 12: The Day Crypto Market Structure Broke (Part 1)

There were two large downward moves in the crypto markets on March 12th, about 13 hours apart. The first was early in the morning, and the second in the evening (in the US). The first move down—a ~25% move—was fast and relatively orderly given the size of the move; however, during the second leg down, the market structure broke.

无限扩展

今天,绝大多数的经济活动是通过公司进行的。公司诞生于15世纪,最初的形式是股份公司。从那时起,资本结构、有限责任和其他参数都发生了变化,但公司作为促进经济活动的渠道的基本前提基本上没有改变。

欢迎Mable Jiang加入Multicoin Capital

自两年多前推出Multicoin Capital以来,我们一直在寻求建立一个加密货币原生、具有全球规模的资产管理公司。在过去的12个月里,我们一直在努力思考,为了实现这一愿景,我们究竟应该如何发展公司。我们认为,我们能够采取的最重要的行动是在亚洲发展有意义的存在。

对Permaweb的投资

今天,我怀着兴奋的心情宣布我们对Arweave的投资,这种新的协议和区块链引领了一个全新的概念:永久数据存储。Arweave是Permaweb的基础,是Web3堆栈的关键基础。我们与a16z crypto和联合广场风险投资(Union Square Ventures)的朋友们共同进行了此次投资。

交易所即开放金融

人们通常从战略的角度来分析加密货币最大的利润中心——交易所,考虑到交易所对整个加密领域的系统重要性,它的地位尤其重要。考虑到公众可以通过各交易所各自的代币投资于交易所的成功(总部设在美国的交易所、BitMEX和Deribit除外),这一点尤其正确。

欢迎Tony Sheng,以及Multicoin Capital的下一步

今天,我很高兴地宣布,Tony Sheng(盛桐)已加入Multicoin Capital,成为投资团队的负责人。作为谷歌(Google)、AltspaceVR(被微软收购)和Decentraland等公司的产品领导者,他拥有丰富的经验,为公司和整个生态系统带来了以用户为中心的独特视角。他将常驻洛杉矶,负责新交易,并帮助我们现有的投资组合公司。

世界计算机应该在逻辑上集中

Vitalik将以太坊构想为世界计算机:一个单一的、可组合的、开放的、无许可的状态机,它可以运行信任最小化的代码。尽管以太坊在许多前沿领域——P2P层、确定性状态机、可组合的智能合约等——都取得了突破,但它在其他许多领域则表现平平。这些限制——最明显的是吞吐量低、高延迟、事务费用昂贵,以及在平淡无奇的虚拟机中使用自定义编程语言——这些都在妨碍以太坊实现其最初的承诺。

Unbundling Vectors of Centralization in Web3

A year ago I illustrated the Web3 stack as I understood it at the time. More recently, I published Multicoin’s crypto mega theses, detailing the investment thesis for Web3. As I highlighted, one of the key implications of Web3 is that data ownership and application logic will be unbundled.

Subscribe for updates

Multicoin Capital 是一家理论驱动的加密基金,投资于重塑全球经济所有领域的代币和公司.

Search